張琨琰 劉璜
  家在廣東的郭義一直游手好閑,平時也沒個正經工作,每天不是泡在麻將室就是泡在網吧。父母每每勸說他出去打工,都讓他煩心不已。
  郭義雖然初中沒畢業,還蹲過牢房,可在他看來,他郭義天生就是乾大事的命,只是生在個農村家庭,缺少起步的資金罷了。
  2014年1月4日晚上,郭義揣著打牌贏來的500塊錢,來到網吧準備通宵上網,玩了玩游戲,又看了幾部電影,一個發財的“大”計劃也在郭義的腦中成了形。在郭義看來,這個計劃如果順利,到時候自己不僅能風風光光拎著年貨回家過年,往後這一年父母也不用念叨讓自己出去打工了。
  有了計劃,就只缺人手了,郭義覺得這個計劃自己不是不能施行,只是電影里演的大哥都是指揮,幹活的都是小嘍?。他在QQ裡面看了一圈,覺得郭華是個可以用的“人才”。郭華是郭義原來的獄友,巧的是兩人不僅同姓,年紀也差不多,還正好是同鄉,而郭華被抓是因為盜竊,這正好符合自己的要求。而且郭義覺得郭華這個人不太聰明,就是個聽指揮幹活的人。在聯繫了郭華之後,兩人一拍即合,約好了時間就在廣州火車站碰頭。
  1月5日早上十點,郭義與郭華乘上了開往河南鄭州的火車,一開始倆人還嘀嘀咕咕地討論計劃實施的細節,到了下午,郭華就有些坐不住了,坐車的勞累讓他忍不住向郭義抱怨了起來。
  “大哥,你為什麼選這麼遠個地方啊?這十幾個小時的火車累死人了。”
  “你懂什麼!這是我想過之後,專門選的地方。”郭義對郭華這個榆木腦袋很是無語。
  “我看在廣州都可以,還不用受這累。”
  “說你笨,你還不承認。你在廣州辦完事往哪跑?選鄭州就是因為我們辦完事就可以坐著車風光回家,還沒人能找到我們。而且我去過鄭州,對那裡的路還算熟。”郭義耐著性子給郭華解釋完,便懶得再回答他別的問題。
  1月6日凌晨一點,在坐了16個小時的火車後,兩人終於抵達了鄭州火車站,此時又冷又困的郭華已經連抱怨的話都說不出來了。看著郭華疲倦的模樣,郭義只得先找個地方休息。
  兩人打了輛出租車離開了火車站,郭義讓司機先把他們送到五金批發市場。看著郭華不解的眼神,郭義又解釋“做大事得有工具”。雖然郭華覺得只是進屋翻個櫃而已,但這個道理還是讓他佩服不已。買了把螺絲刀和手鉗後,郭義發現自己身上的錢已經所剩無幾了,又因為不認路,兩人就隨便坐了輛公交車開始尋找合適的小區。可眼看越走越偏僻,一問才知道這車已經開到鄭州郊縣了,兩人慌忙下車。
  耽誤了一下午也沒找到合適的小區,下了狠心的郭義決定用僅剩的錢打車。他們終於尋到了一處高檔小區。在小區附近轉了2個多小時後,他們終於發現一樓有家窗戶沒關,屋裡也沒有燈光。觀察了半小時後,兩人決定就在這家下手。
  計划進行之前,郭義反覆交代只要貴重的黃金首飾和現金,別留戀那些不值錢的電子產品,幾番囑咐後郭華翻窗進了屋。還沒過幾分鐘,郭義發現有人向這棟樓走來,賊心不死的他還琢磨著半小時都沒人過來,自己應該不會這麼倒霉。
  可巧的是,來的人偏偏就是這家的主人。郭義趕緊給郭華打電話讓他出來,而郭華在屋裡沒找到什麼值錢的東西,慌慌張張翻窗跳了出來。
  眼看要被髮現了,兩人急匆匆地向大門處走去,在快出大門時,後面傳來了“抓小偷”的喊聲,慌不擇路的兩人按計劃分頭逃跑,可郭華沒跑多遠便被追上來的居民和保安按倒在地。但直到警察過來,郭華都一直沒見到郭義,半個小時後這兩人才終於又聚了頭——原來郭義跑進了一條黑乎乎的衚衕,看著後面已經沒人追的他正準備鬆口氣,卻一腳踏空,掉進了一個正在維修的窨井中。這倒霉的“笨賊”最終等來了警察。
  2014年3月5日,經河南省鄭州市高新區檢察院提起公訴,法院以盜竊罪一審判處郭義有期徒刑一年,罰金3000元;郭華有期徒刑九個月,罰金3000元。  (原標題:笨賊的“大”計劃)
創作者介紹

代償

lp45lpvj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