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畫/王啟峰六一兒童節將至,面對幾家主動要來“獻愛心”的企業,渭南市一所鄉村小學的張校長卻顯得有些發愁。“有時候捐來的東西我們都用不上,收下之後又不知道該如何處理。”張校長表示,近兩年有些企業捐贈越來越註重形式,除了“儀式”外還要自掏腰包招待客人,這讓他感到十分頭疼。
  還不如自掏腰包買東西
   “我們學校比較偏僻,每年一到兒童節,就有企業要下鄉給我們捐東西。”張校長介紹,由於不少企業都是通過上級主管部門聯繫捐贈,學校往往無法提前獲知捐贈的內容,更無從協商。“目前捐的最多的東西就是書本、書包一類的文具用品。”張校長說,“文具用品還好,但是有些書籍確實不適合小學生看,還有很多會和以往的書目出現重覆。”張校長說,除了這些物品外,有些企業還號召員工捐贈舊的衣物,這也讓校方感到頭疼。
   最讓張校長為難的是,有企業捐贈時會要求校方舉辦“捐贈儀式”,並要求學生出席。“企業做了好事,想拍照記錄下來,我們能理解。”張校長說,但有的企業員工還會要求學生拿著捐贈物品合影,這讓學生感到不自在。捐贈儀式結束後,學校還要負責招待捐贈人一行,張校長“吐槽”說:“有這些招待費用,學校還不如自掏腰包,買一些更加實在的東西。”
   “也有愛心人士來放下東西就走,沒有任何要求和多餘的話語,但這樣的愛心人士非常少。”張校長說。
  ★愛心人士:
  有企業把下鄉捐贈當郊游福利
   西安市民姚女士表示,她曾經跟隨一家房地產企業公司去給山區學校進行愛心捐贈。“當天的車隊除了打頭的貨車是用來運送捐贈物資的,其餘的30多輛車全是領導和員工乘坐的小轎車。”姚女士表示,剛開始她還感慨企業出手大方,因為卡車上裝了30多個大箱子,但到了學校後,公司只從車上搬下3個紙箱,裡面裝著些文具,讓她大跌眼鏡。而此時,在門口列隊歡迎的小學生們已經等候多時,一個個被曬得汗流浹背。
   姚女士稱,在“歡迎儀式”上,該企業領導發表了近一個小時的講話,不少學生占用上課時間在操場上旁聽。隨後,公司員工開始在附近郊游,而卡車上其餘的紙箱裝的都是企業給員工準備的食品和生活用品。“我聽有的員工說,每次愛心捐贈都能痛快地玩上幾天,真盼望下次捐贈早點到來。”姚女士說,“那一刻,我的心情真是糟糕到了極點。”
  ★捐助企業:希望精神上獲得回報
   小孫是西安市北郊一家外企公關部的負責人,他表示,企業組織愛心捐贈,實際也是公司文化的一種體現。“在獻愛心的前提下,企業也需要付出時間和精力,我們也希望獲得一些精神上的回報,比如組織捐贈儀式,讓獲得捐贈的對象和我們的員工合影,我認為這都是合理的。”小孫說。
   但同時小孫表示,由於大多數企業不知道如何選擇救助對象,往往會和當地的管理部門先進行聯繫,再由管理部門進行推薦。“這樣管理部門也會出席捐助活動,這樣一來,難免出現活動攤子越鋪越大的情況。”
   此外,碑林區一政府部門工作人員稱,單位出資進行捐贈活動,往往要有嚴格的採購程序。“比如有的學校希望我們捐幾套教具,或者一些數碼產品,這都要上報審批。”工作人員說,“不如直接買一些圖書,這樣發票也好開,避免了許多麻煩,審批的速度也會快一些。”
  ★他山之石:
  將自身需求列成清單 讓企業認捐
   029公益聯盟負責人介紹,目前有不少公益組織已經開始倡導“受助人受擾最小化”,倡導解決實際問題,儘量簡化“儀式”程序,不搞合影、錄像等,以減少對被捐贈對象的心理影響。
   對於捐贈物品實用性的問題,西安拉拉手特殊教育中心教師毋煥說:“我們起初認為,如果主動提要求,會被別人說是挑三揀四,如果拒絕了一些不實用的捐贈,也怕傷了好心人。但後來我們發現,與其被動地接受捐贈,不如主動伸手,把學校的實際需求告訴企業或個人,讓他們省心,我們也獲得了實際需要的東西。”
   “學校在經歷過捐贈品不實用的苦惱後,開始想辦法改善這種盲目捐贈的情況。”毋煥介紹,目前學校會將自身的需求以清單的形式列出,並公佈在網站上,清單包括所需物品的種類、數量、參考單價、合計金額、用途等內容,企業或個人可以根據實際能力進行認捐。“現在捐贈物明顯更‘貼心’。而我們在收到物品後,也會通過打電話等方式告知捐贈人。通過長期的聯繫,也避免了愛心捐贈成為‘一鎚子買賣’。”
   除了主動向別人“伸手”,毋煥表示,學校還會照顧到一些企業提出的“儀式”要求。比如有企業捐贈了大米和麵粉,老師就會告訴孩子,喜歡吃米飯的,可以站在大米的一側,喜歡吃面的,可以站在麵粉的一側。此外,他們還會建議企業,除了物品捐贈,還可以和孩子們一起參與活動。“獻愛心的途徑很多,不只是捐贈物品一種。”
   本報記者 孫昊  (原標題:有些愛心捐贈成學校甜蜜負擔)
創作者介紹

代償

lp45lpvj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